《鹖冠子》卷下17天权诗解2德至事成依法不惑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

2022年03月24日
       《鹖冠子》卷下17天权诗解2德至事成依法不惑题文诗:一蚋噆肤, 不寐至旦, 半糠入目, 四方弗治.蔽者岂必, 障于帷帐, 隐于帷薄.周平弗见, 谓之曰蔽.故病于视, 而目弗见, 有疾于听, 而耳弗闻, 蒙故智能, 与其所闻, 见俱尽失, 隔故奠务, 行事与其, 任力俱终, 塞故四发, 上统不续, 而消亡也.夫道者必, 有应后至, 而事者必, 有德后成.德至事成, 成之所得, 然后曰之, 我能成之, 其成无为, 其得无来, 详察其道, 何由然哉.迭往观今, 以知未能.彼立表而, 望者不惑, 按法度而, 割者不疑, 有以希之.望而无表, 割而无法, 惑之属耶?惑者非无, 日月之明, 四时之序, 星斗之行, 因乎反兹, 而之惑故, 疾视愈乱, 惇而易方.用兵有符, 而道有验, 备必豫具, 虑必蚤定, 下因有利地势, 制以五行, 左木右金, 前火后水, 中土也者, 营军陈士, 不失其宜, 五度既正, 无事不举, 招摇在上, 缮者作下, 取法于天, 四时求象, 春用苍龙, 夏用赤鸟, 秋用白虎,

冬用元武, 不失当时.六合已得, 何物不宰.2故一蚋噆肤, 不寐至旦, 半糠入目, 四方弗治。
       所谓蔽者, 岂必障于帷□隐于帷薄哉!周平弗见之谓蔽。
       故病视而目弗见, 疾听而耳弗闻, 蒙故知能与其所闻见俱尽, 鬲故奠务行事与其任力俱终, 塞故四发上统而不续而消亡。
       夫道者必有应然后至, 事者必有德然后成。夫德知事之所成成之所得, 然后曰我能成之, 成无为, 得无来, 详察其道何由然哉。迷(迭)往以观, 今是以知其未能。
       彼立表而望者不惑, 按法而割者不疑, 固言有以希之也。夫望而无表割无法, 其惑之属耶?所谓惑者, 非无日月之明四时之序星斗之行也, 因乎反兹而之惑也, 惑故疾视愈乱, 惇而易方。兵有符而道有验, 备必豫具, 虑必蚤定, 下因有利地势, 制以五行, 左木右金前火后水中土, 营军陈士, 不失其宜, 五度既正, 无事不举, 招摇在上, 缮者作下, 取法于天, 四时求象, 春用苍龙, 夏用赤鸟, 秋用白虎, 冬用元武。六合已得, 何物不行宰。2一个蚊子吸食皮肤会导致至天明都睡不着觉。半粒米壳入眼, 就无法区分四方。
       所谓遮盖, 莫非有必要是隔绝于帷帐, 荫蔽于帷草吗?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就叫做“蔽”。视觉有毛病则目不行见, 听觉有毛病则耳不行闻。被遮盖, 智能就会与其所见所闻一同损失。被障隔, 所奠定之业务就会与所支付之劳作一同完结。被雍塞, 则四出之大本将绝而不续, 久必消亡。道, 必先有验然后能合。事, 必先有得然后能成。所谓德, 乃知事之所成, 成之所得, 然后曰我能成之也。成于无为(天然为成), 得之不来(不求自来), 详察其来由, 为何会这样呢?视往而观今, 未有不如此者也。建立标志则望者就不利诱, 按照法度则裁者就不踌躇, 就这是俗语所说的“有法可依”。望若无标志, 裁若无法度, 那就会利诱。所谓利诱, 不是说没有日月之明、春夏秋冬四时之序、星斗之运转也,

而是由于违犯“有法可依”之准则而利诱。由于利诱, 视力有毛病的将愈加紊乱, 六合四方都会紊乱易位。用兵需有兵符, 取道需先验证。就事须先预备, 主见有必要早定。下要因依地势, 以五行相制。左木右金前火后水中土, 依此布设兵营, 陈设士卒, 不失其宜。五法既定, 则无战不堪。主战指挥者, 招摇于上, 担任作战者, 备作于下。上则取法于天, 四时求象, 春用苍龙, 夏用赤鸟, 秋用白虎, 冬用玄武。六合已得, 何敌不行制?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《鹖冠子》卷下17天权诗解2德至事成依法不惑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-三亿体育APP下载安装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相关文章

       《鹖冠子》卷下17天权诗解2德至事成依法不惑题文诗:一蚋噆肤, 不寐至旦, 半糠入目, 四方弗治.蔽者岂必, 障于帷帐, 隐于帷薄.周平弗见, 谓之曰蔽.故病于视, 而目弗见, 有疾于听, 而耳弗闻, 蒙故智能, 与其所闻, 见俱尽失, 隔故奠务, 行事与其, 任力俱终, 塞故四发, 上统不续, 而消亡也.夫道者必, 有应后至, 而事者必, 有德后成.德至事成, 成之所得, 然后曰之, 我能成之, 其成无为, 其得无来, 详察其道, 何由然哉.迭往观今, 以知未能.彼立表而, 望者不惑, 按法度而, 割者不疑, 有以希之.望而无表, 割而无法, 惑之属耶?惑者非无, 日月之明, 四时之序, 星斗之行, 因乎反兹, 而之惑故, 疾视愈乱, 惇而易方.用兵有符, 而道有验, 备必豫具, 虑必蚤定, 下因有利地势, 制以五行, 左木右金, 前火后水, 中土也者, 营军陈士, 不失其宜, 五度既正, 无事不举, 招摇在上, 缮者作下, 取法于天, 四时求象, 春用苍龙, 夏用赤鸟, 秋用白虎,

冬用元武, 不失当时.六合已得, 何物不宰.2故一蚋噆肤, 不寐至旦, 半糠入目, 四方弗治。
       所谓蔽者, 岂必障于帷□隐于帷薄哉!周平弗见之谓蔽。
       故病视而目弗见, 疾听而耳弗闻, 蒙故知能与其所闻见俱尽, 鬲故奠务行事与其任力俱终, 塞故四发上统而不续而消亡。
       夫道者必有应然后至, 事者必有德然后成。夫德知事之所成成之所得, 然后曰我能成之, 成无为, 得无来, 详察其道何由然哉。迷(迭)往以观, 今是以知其未能。
       彼立表而望者不惑, 按法而割者不疑, 固言有以希之也。夫望而无表割无法, 其惑之属耶?所谓惑者, 非无日月之明四时之序星斗之行也, 因乎反兹而之惑也, 惑故疾视愈乱, 惇而易方。兵有符而道有验, 备必豫具, 虑必蚤定, 下因有利地势, 制以五行, 左木右金前火后水中土, 营军陈士, 不失其宜, 五度既正, 无事不举, 招摇在上, 缮者作下, 取法于天, 四时求象, 春用苍龙, 夏用赤鸟, 秋用白虎, 冬用元武。六合已得, 何物不行宰。2一个蚊子吸食皮肤会导致至天明都睡不着觉。半粒米壳入眼, 就无法区分四方。
       所谓遮盖, 莫非有必要是隔绝于帷帐, 荫蔽于帷草吗?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就叫做“蔽”。视觉有毛病则目不行见, 听觉有毛病则耳不行闻。被遮盖, 智能就会与其所见所闻一同损失。被障隔, 所奠定之业务就会与所支付之劳作一同完结。被雍塞, 则四出之大本将绝而不续, 久必消亡。道, 必先有验然后能合。事, 必先有得然后能成。所谓德, 乃知事之所成, 成之所得, 然后曰我能成之也。成于无为(天然为成), 得之不来(不求自来), 详察其来由, 为何会这样呢?视往而观今, 未有不如此者也。建立标志则望者就不利诱, 按照法度则裁者就不踌躇, 就这是俗语所说的“有法可依”。望若无标志, 裁若无法度, 那就会利诱。所谓利诱, 不是说没有日月之明、春夏秋冬四时之序、星斗之运转也,

而是由于违犯“有法可依”之准则而利诱。由于利诱, 视力有毛病的将愈加紊乱, 六合四方都会紊乱易位。用兵需有兵符, 取道需先验证。就事须先预备, 主见有必要早定。下要因依地势, 以五行相制。左木右金前火后水中土, 依此布设兵营, 陈设士卒, 不失其宜。五法既定, 则无战不堪。主战指挥者, 招摇于上, 担任作战者, 备作于下。上则取法于天, 四时求象, 春用苍龙, 夏用赤鸟, 秋用白虎, 冬用玄武。六合已得, 何敌不行制?